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財經新聞
B站上市破發 繞不開的版權困擾
http://www.qimsfo.live  時間:03-30  城經網 

 

  美國東部時間3月28日,嗶哩嗶哩(簡稱“B站”)在納斯達克上市,交易代碼為“BILI”。B站每股發行價為11.50美元,共發行4200萬股ADS,融資額4.83億美元。開盤后B站即破發,開盤價為9.8美元,隨后緩慢回升,截至收盤報11.24美元。

  招股書披露,B站目前收到了50起因“侵犯第三方權益”引發的訴訟,這讓B站的版權糾紛再次引發關注。B站董事長陳睿對新京報記者表示,B站所有的視頻投稿都是機器審核加人工審核,后續也會有投訴舉報通道,通過三層保障來保護版權方的權利。

  招股書顯示,手機游戲業務收入占B站總營收的83.4%,而視頻網站傳統的廣告收入只占總營收的6.5%。陳睿說,“廣告的商業化會從今年開始多一些。”

  非法拼接視頻被打擊,B站“鬼畜區”遇考驗

  參加B站敲鐘儀式的除了公司高管外,還有8位知名UP主(B站視頻內容創造者)。

  B站上的視頻被分到不同的分區,如舞蹈區、游戲區、鬼畜區等。“鬼畜”一詞是由B站發揚光大的,其投稿絕大多數都是UP主創作的內容,如成龍的“DUANG”、雷軍的“Are you ok?”等。B站首頁推薦的文章稱,“鬼畜的本質其實就是對嚴肅內容的重構解讀。鬼畜這種獨特的視頻類型,改變著中國年輕群體的文化潮流方向。”

  不過,隨著3月22日新聞出版廣電總局的一紙《關于進一步規范網絡視聽節目傳播秩序的通知》,B站的“鬼畜文化”成為了眾矢之的。

  通知要求,堅決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編視聽節目的行為,并嚴格管理包括網民上傳的類似重編節目,不給存在導向問題、版權問題、內容問題的剪拼改編視聽節目提供傳播渠道。

  新京報記者發現,對視頻進行剪拼改編是鬼畜視頻制作的基本手法。B站鬼畜區有專門的“教程演示”,傳授使用各類工具對視頻進行剪接的技巧。被剪接的視頻來自影視作品、廣告以及綜藝節目。

  新規出臺后,B站鬼畜區知名UP主伊麗莎白鼠曾發布微博稱,“如果真按文件上來看嚴格執行的話,鬼畜區沒了。”而伊麗莎白鼠正是B站招股書中舉例的5名知名UP主之一。

  事實上,B站能獲得足夠的流量,鬼畜區以及這些UP主“重新編輯”并制作上傳的鬼畜視頻功不可沒。

  截至3月29日,伊麗莎白鼠上傳的時長3分39秒鬼畜作品《全明星Rap黑喂狗》已有1367.5萬播放量,收獲了40萬評論。該段視頻堪比重金購買版權引進的番劇(日本連載動畫劇)。B站2017年購買的《約會大作戰》,這部每集20多分鐘、共12集的番劇總播放量才1005.6萬。

  “幾百萬的播放量就能打敗一些番劇的單集播放量了。”一名視頻制作人告訴記者,“B站引進一部正版番劇可能要幾十萬元,獨家播放權則成倍上漲,但是鬼畜視頻是UP主自己制作免費上傳的,性價比哪個高自不必說。如果鬼畜區因新政受到影響,B站的用戶恐怕會流失很多。”

  對于新政的影響,陳睿并未很擔心:“新政重點提到兩點,一是不能歪曲丑化經典文藝作品和影視作品里面的東西;二是打擊盜版。B站的態度跟監管部門完全一樣。B站上絕大多數的內容,還是向著正能量方向的去,絕大多數并不涉及所謂侵權的風險。”

  版權爭議:有用戶將視頻“改頭換面”上傳

  以二次創作為主業的UP主在創作視頻時,往往會出現版權爭議,甚至有人偷偷上傳“改頭換面”的正版影視劇或綜藝節目。如《進擊的巨人第二季》就曾經被UP主以《自由之翼》的名稱上傳到B站,這樣的行為引起了極大的版權爭議。

  B站招股書也提示稱,“一些用戶上傳的未授權視頻可能會導致侵犯第三方知識產權或其他權利,當前收到了約50起侵犯第三方權益的版權訴訟。”

  B站與迅雷、愛奇藝等都有過版權糾紛。如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6年3月,上海市浦東新區法院審理了愛奇藝與B站關于《快樂大本營》的侵權案。該法院審理認為,B站的行為侵犯了愛奇藝對涉案19期節目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判決B站賠償愛奇藝經濟損失5.7萬元。

  對于侵權風險,B站在招股書中直言,由于上傳視頻眾多,B站可能無法識別所有的侵權視頻。這一方面會導致面臨潛在的訴訟,另一方面也會給管理帶來沉重負擔。據了解,B站內容篩選團隊目前擁有員工超過200名,實時對平臺內容進行篩選和監控。

  “上B站的大多是90后、00后。”B站資深用戶小羅表示,“觀看的視頻中,日本動漫占很大一部分。當國內沒有視頻網站購買版權時,一些用戶會把從其他途徑獲得的動漫視頻傳到B站供大家免費觀看。但從2013年開始,傳統視頻網站版權進度突飛猛進,視頻網站動漫正版化開始沖擊B站,免費看番劇的日子一去不復返了。”

  目前B站已經走向了購買番劇版權的道路。陳睿表示,“B站是正規資質的視頻網站,尊重版權,遵守法律,目前B站已經是國內最大的動畫版權采購方之一。”

  不過目前B站仍未在版權購買上投入過多的成本。根據招股書,2017年B站向版權所有者或內容分發者支付的費用成本為2.61億元,占19.19億元總成本的13.6%。

  廣告不掙錢,游戲能否扛起盈利重任?

  招股書顯示,B站2015年至2017年的總收入分別為1.3億元、5.23億元和24.68億元;收入持續大漲,但B站一直是虧損的,2015年至2017年,其歸屬于股東的凈虧損分別為5.69億、11.85億和5.71億元。

  相比2016年,B站虧損減少了51.81%,這歸功于其在手機游戲上取得的收入。2017年,B站手機游戲收入20.58億元,占總收入的83.4%;直播收入1.76億元,占總收入的7.1%;廣告收入僅有1.59億元,占總收入的6.5%。

  廣告收入低并不奇怪。創建之初,B站就做出了“永不加貼片廣告”的承諾,這也是其用戶體驗高,收獲一眾死忠粉絲的原因。

  隨著番劇版權競爭日益激烈,B站不得不從用戶腰包里想辦法“填補”正版番劇的版權費。在2014年10月,B站推出了“新番承包計劃”來減小版權壓力,用戶可以通過“承包”按鈕來支持喜歡的番劇。

  但承包計劃走得并不順利。如《電器街的漫畫店》是上架較早的一部番劇,其播放量為853.2萬,截至3月29日,共有6693人承包了這部番劇。照此計算,付費轉化率僅為0.07%。“可以選擇的承包價格有5元、10元、50元、450元以及自定義,雖然不排除有大把投錢的土豪,但由于在B站看視頻的大部分是學生,投5到10元的可能占大多數。”小羅表示。

  此后,B站還嘗試了大會員制度,價格是25元一個月,包年233元,但反響并不強烈。截至目前,B站也未公布大會員的數量。

  在此情況下,手機游戲扛起了B站營收的重任。

  B站在招股書中坦陳,2017年收入較2016年大幅增長了372%,主要原因就是手機游戲收入增加。“2017年,我們手機游戲的平均每月活躍用戶數量為910萬,而2016年則為310萬,增幅達194%。”

  截至2017年底,B站平均月活用戶7175.83萬人,其中付費用戶106.62萬人,手機游戲付費用戶64.46萬人。平均計算,每名付費用戶每月向B站貢獻209.8元收入,每位手游付費用戶每月貢獻B站319.3元。

  手機游戲的運營也存在風險。招股書顯示,截至2017年末,B站獨立發行了8款手機游戲,聯合發行了63款手機游戲,但這些手游均為第三方代理制作,B站自主開發發行的游戲只有一款。

  “B站商業化的思路是基于用戶群的需求,如果用戶喜歡游戲,我們就推薦游戲,如果用戶喜歡看直播,我們就推薦直播服務。我們整個公司的商業化都處于初級階段,廣告的商業化會從今年開始多一些。”陳睿直言。

  記者 羅亦丹 陳維城

關鍵詞:視頻,版權,用戶,收入,手機游戲,招股,廣告,UP,上傳,內容
來源:新京報 編輯: 城經小編  
免責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合作媒體,城經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 精彩圖片
 產業經濟
 特別推薦
 財經焦點
 視頻天下
 熱門點擊
快乐十分7个全中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