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區域新聞
浙大一工科男寢室3人直博1人保研 從不在寢室聊學習
http://www.qimsfo.live 城經網 時間:10-10 來源:錢江晚報

     浙大各專業的保研名單出爐,這個工科寢室3人直博1人保研

  95后的學霸寢室和我們想的不太一樣

  熄燈后,4個北方男生都在聊啥

  國事、理想、愛情,就是不聊學習

  本報記者 姜赟 本報通訊 劉俏言

  把三個東北人和一個河南人放到一個寢室,會出現什么化學反應?

  聊天無禁忌,熄燈沒規矩,垃圾隨緣倒,東北話滿地飄,就是浙江大學玉泉校區32舍290寢室的日常。

  日前,浙江大學各個專業保研名單陸續出爐,這4個人去學校旁邊的菜館搓了一頓,慶祝全寢室3人直博1人保研,但乘興而去卻敗興而歸,因為菜盤太小,不符合東北人的需求。

  和普遍認知里的學霸寢室不同,290室的四個男生形容自己寢室最多的就是“隨便”,宋鵬宇、李碧桓和靖鑫是東北人,組寢室的時候拉上了河南的程浩遠,很快就同化了他的河南口音。

  四個男生學三個方向

  從不在寢室討論學習

  四個男生的專業并不相同,宋鵬宇和唯一的河南人程浩遠是電子信息專業,李碧桓是電氣工程及其自動化,而靖鑫則是自動化專業。因為方向不同,他們從不在寢室討論學習。

  全寢室公認的學神就是宋鵬宇了,原本是電子信息專業的他直博到了控制學院,大三時以第一作者身份撰寫的論文就被中國自動化學會錄用。大一上微積分課,他常常坐在最后一排,考試的時候卻總是第一個沖上去交卷。

  靖鑫和宋鵬宇都是從電氣學院轉行去了控制科學與工程,靖鑫很早就加入了Robocup實驗室,為轉行做準備,而宋鵬宇則是在一次次歷練中發現了自己的愛好。

  “第一次有轉行的心態是在中控杯比賽的時候,當時每天都爬著、跪著、蹲著,在地上做機器人,這種偏工程方向的課程對動手能力要求很高,但我并不擅長。”讓宋鵬宇發現自己真正興趣所在的是大二下學期的一次數學建模競賽。當時,他第一次接觸到數據挖掘項目,需要從大量數據中提取有效信息進行建模,比賽時間緊迫,他需要在短時間內學習各類算法。

  “雖然是首次接觸,但覺得數據、算法這些東西真的很有魅力,我在比賽的時候通宵達旦,但自學起來卻并不感覺枯燥。”在那次比賽中,宋鵬宇取得了一等獎,從此也走上了數據挖掘的研究之路。

  在大三上學期,他加入了控制學院趙春暉老師的工業大數據實驗室,并在趙老師的指導下完成一項項科研任務,“真的很感謝趙老師一年來的指導,讓我逐步形成了學術研究的思路,也有了自己的第一篇論文。”最終,宋鵬宇也加入了趙老師的大數據分析與智能監控課題組攻讀博士,投入到科研的道路中。

  不是每個人對未來的規劃都像宋鵬宇一樣堅定。李碧桓表示,這就像是在草坪上修一條小路,如果你慢慢發現自己修的路沒什么人走,那你也可以看看別人是怎樣走的,要盡可能先了解這個方向,再去修一條自己感興趣的路。

  保研直博之路不簡單

  遇到的問題五花八門

  雖然成績都很不錯,但是在競爭激烈的浙大工科專業,四個人的保研直博之路并非一帆風順,幾乎遇到了保研中都可能發生的插曲。

  “算是有驚無險吧。”程浩遠告訴記者,和去年相比,保研名額少了15個人,算上各種競賽加分,他覺得成績還是不夠,甚至考慮過去考研,但好在排在前面的幾個人要出國,他壓線獲得了推免資格。李碧桓的情況和程浩遠差不多,他排名專業第30,憑借著微弱的優勢拿到了推免名額。

  而靖鑫的保研過程卡在了導師那里,原本聯系好的實驗室導師突然說名額不夠了。那是早上七八點鐘,他回到寢室心情很是低落,“和室友們吐槽發泄了一通后,我就開始想以后的路怎么走。”好在最后導師又多拿到了幾個名額,靖鑫才順利保研。

  宋鵬宇的跨專業保研之路就更為曲折了,不光要自學新知識,還要同時完成本專業課程的學習,僅大三上半學期,宋鵬宇的課內績點便下降了0.1,在一些自己不擅長的實踐課上也難免受到老師的數落。“那個學期真的太難熬了,我一度問自己,追求理想難道是錯的嗎?”

  那時候,宋鵬宇經常會聽一首純音樂,叫做《孤獨的牧羊人(The Lonely Shepherd)》,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盲目地活著,跟隨著人流,像極了一只只綿羊,只有牧羊人知道自己的方向,知道自己要往何處前進,面對著擁擠的羊群,牧羊人是孤獨的。這些煎熬,室友們都看在眼里,“考試之前,室友們會經常鼓勵我追求自己感興趣的東西。”

  最終,宋鵬宇憑借著自己的執著和室友的陪伴,通過學術論文與科技競賽的保研鼓勵加分彌補了學業成績的不足,以專業前10%的保研成績進入了控制學院攻讀博士,圓滿地邁出了追求理想的第一步。

  從貿易戰到愛情故事

  夜聊的內容精彩紛呈

  在這個寢室,沒有規矩,沒有約定,更沒有早晨一起起床、吃早餐的自律,四個人都有自己特別的學習習慣,對彼此的包容性極高。

  李碧桓很少在寢室學習,而且有吃早飯的習慣,但這并不影響宋鵬宇一覺睡到中午十二點。靖鑫喜歡和程浩遠在寢室玩游戲,也不用擔心會影響到其他人。白天四個人都是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很少湊在一起,但一旦四個人晚上在寢室,聊的內容可豐富了。

  “國家大事、行業方向……都會聊。”靖鑫說,他還記得寢室夜聊“中美貿易戰”,雖然大家觀點各不相同,但是那種暢快感覺真的很爽。

  四個人很少有寢室打理上的分工,基本都是各管各的地方,“垃圾如果滿了的話,一般都是李碧桓受不了了,去倒掉。”靖鑫和李碧桓在去玉泉校區之前就是室友,對李碧桓的第一印象是一個“乖孩子”,“剛來寢室的時候連手機都不會用,還是我教他用的。”

  雖然寢室里沒有一個“老大”的角色,但一旦出現蟑螂,就是靖鑫的活了。在令無數北方漢子聞風喪膽的“帶翅膀的蟑螂”面前,靖鑫是四個人里最淡定的。他直言自己從小就不怕任何蟲子,所以寢室所有的爬蟲都被他“包圓了”。

  目前,四個人中只有程浩遠有女朋友,他和女友五年的愛情長跑故事也成為了寢室津津樂道的夜聊話題。他和女友是高中同學,女友復讀一年就為了考到杭州,現在女友在浙江工商大學讀大三,兩個人感情穩定,對未來的發展也充滿信心。

  四個人平時的集體活動并不多,但君子之交淡如水。這樣另類的“學霸寢室”,正代表著新一代95后們相處的態度,自在、獨立、友善、尊重。“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我們相信我們會在自己擅長的學術領域,繼續發光發熱。”宋鵬宇說。

關鍵詞:寢室,自己,宋鵬宇,個人,專業,李碧桓,學習,就是,方向,時候
來源:錢江晚報 編輯:城經小編  
>> 相關文章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 精彩圖片
 新聞評論
 特別推薦
 民生報道
 視頻天下
 熱門新聞
快乐十分7个全中多少钱